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不同寻常的年


今天是2020年2月4日 闫子瑜11岁3个月9天

晴 -8~4


从来没想到,这个春节会如此的不同寻常。

早在放假前就罗列了一堆计划:头等大事是逛家具城,把新家里的沙发定下来;见一见久未谋面的老友,串一串近在咫尺的亲戚;买几件新衣服,走亲串门总要新年新气象;万一人多嘈杂写不了文章,起码打个草稿构个思啥的……

也有期盼:娘家搬进了新房,终于可以多住几天;婆家的暖气也恢复正常了,不用再像去年那样冻得哆哆嗦嗦。不论在哪边,都会舒舒服服的。

最令人期盼的是2月份我和子瑜去大理,过年这几天,也该补一补自游行的攻略了……

从腊二十七到正月初六,从离京到回京整整十天,时间不算太长,但也足够做很多事。

假还没放,内心已经被自己的计划填的满满的。

关于新型肺炎的消息也只是蜻蜓点水,大多数人并未放在心上。我们1月21日离京那天,气氛还如往常一样。早上六点半出发,八点半就到了固安的家,贴上事先买好的大福字,才不慌不忙地往回赶。

第二天腊月二十八,还回了一趟小时候的老家。这个老家一两年回去一次,见一见众多的大爷大娘哥嫂弟媳们,挨家挨户坐一坐,一下午就过去了。

小时候七岁之前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小学二年级搬到县城,距今三十多年,虽然经常回去,但自己家的小院却再也没去过。

没了人气,闲置的老房子也好似没了生命,破败仿佛就在一瞬间。

小时候那么空旷的院子,现在看起来却小得很,三间北房,一间东房,房顶全部坍塌,只剩下四周的砖墙。


大门还算完整,无一例外的是房顶,空空如也。


这是大门的外面,由于胡同比以前高了一些,显得大门更加矮小。


终于把沙发订了下来,年底的价格优惠很多,不是百分之百的满意,但款式和颜色跟我想要的相差不多。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新家大门上贴上对联和福字。


我们是一梯三户,两户把头,一户居中。由于房子闲置多年,无人居住,这就导致我们家门口总是堆满了另外两家的纸箱子、小车子……现在装修完工了,对联也贴上了,两家邻居也不会再往家门口堆东西了。


11层的窗户往外看,小县城的夜晚还是很漂亮的。


也是在这一天,我们知道了武汉封城的消息,也终于意识到这场疫情的严重性。

1月24日,婆家和娘家的饺子。


每年都是大年初一回婆家老家拜年,一大早就得到通知,今年不让拜年不让串门了。省事之余,心里却沉重得很。

下午,恋恋不舍又心有不甘地取消了提前两个多月就订好的大理所有的机票、车票、酒店……

去不成大理,心里一下子就空了……


1月27日,大年初三。

去不了诗和远方,这几天仅限于从婆家到娘家,从娘家到婆家。

宅在家的日子,给自己找点乐子。


工作日延迟了,外来车辆禁止入内了,孩儿她爸再来接我们时,不得不换了坐骑——三轮车从旁边的行人通道可以过去,虽然是回自己家,但京牌车可是实打实的外来车辆啊!


1月29日,大年初五,每年子瑜姥爷生日这天,也是我们家过年这几天最热闹的一天。

以前因为家里地方小,来吃饭的只有同辈的几个兄弟,外加几个孩子。

今年搬了新家,就想请老家的大爷大娘都过来,姥爷兄弟四个,三代同堂全部算上的话有四十多人,本来今年打算再热闹一些,男女老少齐聚一堂,临到初一晚上,才不得已取消了这个计划。

六个人的午餐就简单多了。


八个菜里面,我觉得至少有三个是凑数的:剪饺子、花生米、小咸菜。烧鸡是现成的,撕巴撕巴就行,毛肚也是现成的,切丝加调料拌一拌就行,其实正儿八经就做了三个菜,炖鱼、葱爆羊脸肉、素炒大白菜。


娘家这边唯一的室外活动就是从楼房到平房,一路走来,人烟罕至。


晚上,班主任老师打来电话,告知学校延迟开学的消息,并一再提醒做好假期规划。


2月1日,正月初八,回京途中没敢在服务区停留,中午又去了固安的家,上厕所,吃午饭。

河北与北京交界的地方,耽误了一个小时,也仅仅量一下体温而已。


回到家,翻出了N久以前的存货,十七八个口罩够我们用一阵子了。


2月3日,本应是工作日,外面飘飘洒洒下起了雪,街道上偶尔路过几辆飞驰的小车。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熟悉的生活,按部就班的日子,会变成这样。

想吃火锅、想看场电影、想去旅行……以前这些想做就能做的事情,总是被一堆借口拖延,等现在闲下来,想去做的时候,反而出不了门。

你说要等到春暖花开,谁会想到,春暖花开来临之前,会是如此这般呢?

也曾吐槽便秘似的交通,烦躁排长队的人群,可是现在想想,那样的日子才是实实在在的,才是热气腾腾的。

这个2020年的开端,注定会成为历史。

今日立春。

春天真的要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发布于2020年02月04日 13:45 | 评论数(4) 阅读数(61) 成长瞬间

拍几张圣诞照片应应景


今天是2019年12月14日 闫子瑜11岁1个月18天

晴 -4~6


《铃儿响叮当》欢快的旋律一旦开始在街头巷尾飘荡,这就意味着圣诞节快要到了。

每年都会拍几张圣诞风格的照片应应景,颐堤港应该是近几年北京商场中在圣诞装扮上最用心的一个,可今年却差强人意。

一层“冬季花园”被布置成一个品牌玩具展,连一棵象样的圣诞树也没有。


转了几圈,都是这个撅嘴的娃娃。


同款小撅嘴儿。


怕商场里的装扮太花哨,这次给子瑜穿了一件有绿色字母装饰的白色卫衣,哪怕周围的颜色再乱,看起来也没有违和感。


只在地下一层超市门口找到一棵圣诞树。


这是去年的照片,相比之下,颐堤港今年太不给力了。


去年的红毛衣和绿色的小火车搭配,拍出了完美的“红配绿”照片。


这是前年,颐堤港的装扮比较简单,我们也是第一次拍圣诞照片。孩子大了,就没有买那些圣诞斗篷圣诞裙子之类的,不实用。衣服就是平时穿的毛衣,搭配鹿角发夹、圣诞围巾,手里是好利来的纸袋,空的。


网上搜了半天,小坏妈妈也说了,今年全北京的商场好像在圣诞装扮上都差强人意,要想拍大红大绿的照片,还不如王府井的哈姆雷斯玩具店呢!

红色的英伦风,看起来就很“圣诞”。


王府井百货大楼的好多专柜前面都摆放着圣诞树,谁说圣诞节就一定是大红配大绿呢?这几款小清新的颜色也是颠覆了我对于圣诞节固有的思维模式,看起来很特别。

发布于2019年12月20日 13:08 | 评论数(2) 阅读数(244) 周末闲游

活的3D博物馆,体验惊心动魄与身临其境


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闫子瑜11岁1个月12天

多云 -6~2


年初买了三张京津冀年卡,当初为的是去一次世界公园。世界公园的门票100块,年卡一张才70块,去一次世界公园就回本了。

今年又要接近尾声了,也仅仅去了一次世界公园而已。想要发挥年卡的最大作用已经没有时间了,于是赶紧扒拉一番。

“活的3D博物馆”就在798里面,离我们不远。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距我上次带子瑜看3D画展已经过去六年了!

3D画展在中国是个新兴事物,风靡国内也就十几年的时间。798内有一家“活的3D博物馆”,门票不便宜,要不是手里还有2019年年票,压根不会想到来这里。

3D画,顾名思义就是具有立体效果的画。有画在墙上的,也有画在地面上的。

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之一是壁画。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教堂内开始出现壁画,一些豪华寓所和别墅的内墙也是壁画最容易出现的地方。如果追根溯源,这应该就是3D壁画最早的来源吧!

3D画,英文名3D Street Painting,从单词中有个“street”就可以看出来,这是画在大街上的一种画。3D画来源于西方街头,是草根艺术家彰显个性的一种表达方式。这种画具有极强的立体感,利用光线、折射、阴影和不同角度,制造出虚拟的、以假乱真的艺术效果,使人身临其境,颇有乐趣。

但真正的3D画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网上众说纷纭。有的说源自于本世纪60年代,有的说它只有20几年的历史。不管怎样,3D画成本低廉,有一面墙或者一块平地,就可以自由发挥,不受场地限制。和传统的画展相比,3D画更加亲民,因为它不需要去高端的艺术殿堂,在大街上就可以随意欣赏,消除了平民与贵族之间的隔阂,更容易受到底层人民的喜爱。

3D画展有很大一部分都属于“恶搞名画”系列,像这幅《蒙娜丽莎的微笑》,达芬奇要是看到了,会不会气得胡子都歪了!


达芬奇的《抱银鼠的女子》——画面上额外多了一只奶瓶。


这幅画最搞笑了。看到子瑜手里拿的矿泉水瓶子了吗?没人拍照的时候,这个瓶子就被悄悄地放在画的前面。如果不仔细看前面的提示牌的话,可能不会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瓶子。更令人捧腹大笑的是,瓶子里竟然真的有水!


3D画模拟人眼看事物的原理,利用光学折射的作用,可以使人看到物体上下、左右、前后的三维关系,画中物体既可以凸出画面之外,也可以深藏其中,给人一种很强的视觉冲击。


我国最早出现3D画是在2005年,一位中央美术学院的毕业生画了一幅《漩涡》,这也是他的首张3D地画,在北京等多个城市展示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个人叫齐兴华,可以说是他开创了中国3D地画的先河。

齐兴华把3D地画引入中国后,来自广东的万氏兄弟紧随其后,他们创作的《蓝之梦》被吉尼斯认证为世界上最长的3D地画。兄弟俩还在珠海打造了一个3D壁画村——来魅力壁画村,壁画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充满艺术气息的、如梦似幻的、栩栩如生的、让人尖叫的……无一不冲击着你的视觉神经。

听起来很刺激是不是?

我们去不了3D壁画村,3D博物馆同样能让你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百度上搜索“3D画”会出现许多培训机构,门槛低,上手快,看来,把3D画当成一种业余爱好甚至副业的人不在少数啊!可是,据目前来看,国内的大多数城市是不允许人们在公共场所随意涂画的,街头艺术毕竟不是主流艺术,人们喜欢是一回事,能不能上升到主流艺术范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随着现代人们欣赏水平的不断提高,3D画越来越丰富着人们的认知。

3D画打破了传统画展的欣赏模式,不仅给画里的主角赋予了生命,还让参观者亲自参与进来,通过动作或者眼神充分达到与画中人和物的互动,产生身临其境般的感觉。

3D画看似是一幅画,其实它或多或少都是不完整的,或者缺少主角,或者缺少配角,这就需要参观者亲自上阵,能够让参观者参与进来,和画中情景互动起来,这应该就是3D画为什么如此火的最重要的原因吧!

在这里,你可以坐在威尼斯的小船上,可以随着热气球升空,可以给长颈鹿喂食,甚至可以恶搞蒙娜丽莎,坐在散架的竹筏上感受老鹰扑来的刺激,抵挡住破门而入的大怪兽……


这是一个可以玩到疯玩到极致的画展!


这是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本没有拍照的欲望,可根据旁边的指引试了试,竟然非同寻常的震惊!


像这种简单的就不需要指示牌了,要自己发挥想像,或站着、或趴着,只要表现出小心翼翼和战战兢兢,这幅画就是成功的!

想起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上海某个老弄堂的一面墙上被人莫名其妙画了一幅画,画得还相当不赖呢!画中围墙和真实的围墙颜色出奇地一致,由近及远的小胡同,围墙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幸亏只是一条小胡同,貌似也不会有机动车出现,也可能路过的都是常住居民吧,没有听说出现意外事故。试想,如果不熟悉那条胡同的路况,一头撞上去可咋整?

这么说来,“以假乱真”倒让人后怕起来了。


把假的当成真的,会有生命危险,把真的当成假的,又何尝不是呢?

还是一则新闻,一个人骑着电动车过马路,看到前面一个大坑,以为是画在路上的3D画,毫不犹豫一头就冲了进去……老天保佑,希望他没事!

发布于2019年12月13日 10:15 | 评论数(1) 阅读数(200) 周末闲游

北海公园


今天是2019年12月1日 闫子瑜11岁1个月5天

晴 -4~4


北海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文津街,始建于辽代,是我国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皇家园林之一。

文津街从东至西不过七八百米,从北大第一医院东面外墙向北拐了弯,然后又向东拐了个弯,这两条弯路也不过二三百米,整条街也不过一千米。从名字上来看,并不是那么响亮,反正如果你要问北京市文津街在哪里,十人有九人答不出来。

文津街原本是西安门大街的东段,1911年改称为西安门内大街,1931年,本来在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保存的《四库全书》移到北平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分馆),所以把这条小街更改为文津街。

文津街位于老北京皇城之内,也是老北京皇城的一部分,因此也是皇家的禁地,普通百姓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文津街上不仅有北海公园,更展现了老北京的古都风情,连老舍和林海音都对这条街赞不绝口。

这条街还是周总理拍板,拆掉中南海的一面墙而来的。


北海公园作为一座皇家园林,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被誉为“世界上建园最早的皇城御园”,是我国古典皇家园林中的典范。


初冬的北海公园,少了人群的喧闹,多了一份平和的安宁。


北海公园始建于辽代,距今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比故宫还要早上几百年。经过元、明、清三个朝代的多处扩建,才有了今天的北海公园。

北海公园既有皇家园林的宏伟气势,又有宗教寺庙的庄严肃穆,同时设计上还非常精巧。将江南园林景观引进皇家宫苑,增加了亭台楼阁、山水相依,这在我国古典园林建设中还是比较新颖奇特的。


1925年,北海公园正式对公众开放。公园内路面平坦宽阔,植物茂盛,春花、夏荷、秋叶、冬雪,一年四季皆美景。

北海公园占地71公顷,其中水面约39公顷,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能有这么一片广阔的水域面积实属可贵。

北海公园里有许多著名的“园中园”,如静心斋、快雪堂、铁影壁、小西天、西天梵境。


传统的烤肠华丽变身了,外面裹了一层面粉,价格却翻了一倍。

发布于2019年12月04日 11:46 | 评论数(2) 阅读数(377) 我的文章

奥森的水杉和梧桐


今天是2019年11月10日 闫子瑜11岁15天

晴 5~17


奥森是北京市内最大的免费森林公园,不想跑太远,或者不知道去哪里时,来奥森保准错不了。11月10日星期日,奥森南园有一场摇滚马拉松比赛,听这名字就够闹腾的。正门的大草坪也被占用了,听说晚上还会有演出。有人觉得炫酷,可我怎么觉得奥森这么美的地方有种被践踏的感觉呢?


逃离喧闹的环境,进门往西走,我急于看一看那片熟悉的银杏林。上一篇植物园的文章里刚说过,最怕一场大风或是一阵小雨,绚丽的秋叶可能就会飘落。这刚刚过了一周,果然来了一场四五级的大风,树上的银杏叶所剩无几了。


    这是湖边的芦苇,可以感受到当时的风有多大了吧!


    这真是“忽如一夜秋来至,吹落黄叶满地金”啊!


      还有拼命挣扎者,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挂在枝头,做着毫无意义的抗争。


      今年还没有拍奥森的秋景,银杏叶一落,心里难免遗憾。但我知道,奥森可不是只有银杏叶。顺着刚才的银杏林往东走,过了小桥,竟然偶遇几棵水杉树。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水杉,没想到原来秋天的水杉竟然这么红!水杉树高大挺拔,直入云霄,如果不是成规模的种植,如果不是抬头仰望,恐怕很难发现它的美。


      水杉的叶子细长,一串串,一层层,像一根根羽毛,又像被啃掉肉的鱼骨头。


      这个季节,天地间都是温暖的颜色。

      除了植物园的樱桃沟,不知道北京哪里还有大规模的水杉林。


      特意买了这条橘色的小围巾,跟周围的颜色好搭啊!


      其实,秋天远不只金黄的银杏叶和火红的枫叶,走过“听泉轩”几百米远,这里的梧桐也正处在变色期。这片区域没有名字,只记得这里有一大片绿地,最近几年被围起来了。


      不同于银杏叶的金黄,梧桐叶是一种枯黄,或者土黄,是离愁别恨的象征。有古诗为证:“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梧桐叶没有枫叶那般艳丽,却寄托了思乡、思人、思归等深厚的感情。人们经常把梧桐树和凤凰联系在一起,象征着祥瑞降临。


        不用去额济纳,也不用去新疆,无论你在北方还是南方,只需准备一份好心情,再加上细细寻找,美景就在你身边哦!


          我说我真不太喜欢拍芦苇,也从来没想过要拍芦苇,样子不好看,颜色也不亮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拍它呢?有啥好拍的。见我举着相机不断“卡嚓”,子瑜来了一句:“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拍吗?”我:“是啊,但是我从来都没拍过啊!”


          发布于2019年11月12日 16:45 | 评论数(2) 阅读数(238) 周末闲游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125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